汽车后服务O2O暴露烧钱之困

By admin in 汽车文化 on 2019年10月5日

e保养负责人表示,价格差别与零件品牌、进货渠道和促销力度都有关系。以小保养为例,机油滤清器的价格较低,主要价差在于机油上。博湃养车使用灰壳
5W40;e保养有3款嘉实多机油供选择;易快修使用金装美孚一号;卡拉丁提供4个品牌供选择。北京商报记者通过电商网站查询几个品牌机油的价格,发现存在较大价差。

被O2O催热的上门洗车、保养等业态,在短短一年时间诞生了数百家汽车后服务O2O企业。然而,汽车后服务O2O并非低价坐享上门服务。记者调查发现,服务标准不一和价格混乱为汽车后服务O2O埋下了一个又一个隐患。在烧完钱后,汽车后服务O2O有可能是最先被洗牌和整合的O2O行业。
费用贵过4S店
低价、便捷是多数消费者对O2O服务的第一印象,多数汽车后服务O2O企业也宣称价格比4S店要优惠20%-50%。然而,消费者王女士预约易快修的服务,竟然发现更换空调滤芯比4S店还要贵。王女士表示,自己的沃尔沃S40在沃尔沃中汽南方4S店更换空调滤芯需要400元,易快修预约却需要409元。记者观察到,易快修更换空调滤芯实际价格为193元,但不可单独下单,需与保养一起订购,价格总计409元。王女士表示,自己不需要空调清洗服务,此类捆绑销售无疑抬高了价格。
记者将4个规模较大的汽车后服务O2O对比之后发现,同样的服务竟现4倍价差。博湃养车、e保养、易快修和卡拉丁服务较为完备,从更换空调滤芯来看,博湃养车的费用为59元;e保养为106元,但要收150元上门费;易快修为193元,需捆绑216元的空调清洗;卡拉丁为119元,收取100元上门费用。综合来看,最高价差可达10倍。
e保养负责人表示,价格差别与零件品牌、进货渠道和促销力度都有关系。以小保养为例,机油滤清器的价格较低,主要价差在于机油上。博湃养车使用灰壳
5W40;e保养有3款嘉实多机油供选择;易快修使用金装美孚一号;卡拉丁提供4个品牌供选择。记者通过电商网站查询几个品牌机油的价格,发现存在较大价差。
受限上门高成本
价格与服务出现差别的背后是快速扩张下的盈利压力。博湃养车CMO胡鹏认为,为了尽快抢占市场份额,会通过低价的方式打通市场。不断加大的投入让公司会面临资金压力。一批O2O的倒下敲响了警钟,希望存活下去的企业不得不寻找盈利模式,通过选择不同品牌渠道和自行研发控制成本,因此出现同类服务价格不同的局面。
易快修创始人张杰表示,汽车后服务O2O已有上百家,但服务完备、达到一定规模的并不多。多数O2O仍依靠洗车、内饰清洁等低技术含量的服务,同质化竞争严重,且都处于烧钱状态。一旦融资吃紧将面临巨大压力。易快修采取线上与门店相结合的方式,将上门成本高的服务留在修理厂,上门服务为高价的高端服务,借此控制成本。
e保养负责人透露,汽车后服务与外卖不同,属于高技术含量的服务。汽修技师是汽车后服务O2O最重要的资源,需要投入资金对技师补贴。上门成本较高是收取上门服务费用的原因,但多数情况下可以通过优惠减少100元上门费。
洗牌在即
在经历了野蛮生长后,汽车后服务O2O已进入淘汰赛阶段。胡鹏认为,随着市场竞争加剧,O2O企业的排位日趋明显,下半年将有大批顺位靠后的O2O企业倒下。在市场份额达到预期标准前,不盈利的状态仍然成为常态。几位汽车后服务O2O负责人都认为其他O2O企业并不是竞争对手,但都不约而同地将矛头指向4S店。
业内分析人士认为,近几年来,汽车后服务O2O企业极为活跃,但4S店仍占有重要份额,仍是用户主要选择对象。汽车品牌集中度较高,多数车主更愿意选择自己汽车品牌的服务商,而非“大而全”的商家。
记者观察到,e保养的空调滤芯为汉格斯特牌,博湃养车、卡拉丁则为自有品牌的滤芯,易快修提供“原厂品质空调滤芯”,均非汽车原装品牌。业内人士指出,在这一点上,拥有原装零件的4S店更具竞争力。
业内分析认为,随着大批落后O2O的淘汰,汽车后服务市场差异化竞争已现,市场份额关系着进一步融资,竞争将会不断加剧。4S店始终是汽车后服务O2O企业的隐藏对手,除在价格上的优势外,O2O企业的服务与用户体验还需要进一步提升。

博湃资金链断裂退出舞台 养车O2O走向死胡同

2016-04-06 09:24出处:北京商报 [转载]责编:王一萍

盲目扩张、资金链断裂的养车O2O博湃养车,去年底业务停止,四个半月后完全退出了O2O舞台。汽车营销企业庞大集团旗下的庞大上门保养接盘,将从4S店出走的技师招回4S店。在业界看来,博湃倒下为行业泼了盆冷水,难获融资的养车O2O也纷纷回归线下修理厂的老本行。这也意味着又一条O2O赛道是一条“死路”。

快生快死

昨日,汽车上门保养服务的平台博湃养车通过微信公众号推文宣布停止服务。这意味着曾经规模最大、覆盖城市最广的汽车后服务品牌落幕,高速扩张的策略也宣告失败。自2014年11月成立以来,博湃养车依靠低于市场价约一半的价格冲击市场,当月便获得了千万元级别的A轮融资,又在半年内获得了1800万美元的B轮融资,跑在整个养车O2O行业的前列。

在连获两笔融资后,企业奠定了高速扩张市场的总战略,依靠低价服务一度覆盖了22个城市。博湃养车CEO吉伟在2015年8月高调宣言,“上门洗车品牌恐怕会在‘十一’后倒下一大片,整个汽车后服务市场进入决战时刻”,计划在C轮融资后彻底收割市场。但资本寒冬的到来打碎了博湃养车的C轮梦,最简单粗暴的烧钱抢市场成为“过去时”,22个城市的运营压力让企业连月亏损。

博湃养车前CMO胡鹏曾坦言,“投资公司和我们追求的不一样。我们是逐利的,希望每一单都能赚钱,但投资公司希望我们快速扩大规模,获取用户。所以我们快速把整个服务价格都降低了,降到自己都觉得心惊胆战的价位”。最终,积重难返的博湃养车大量员工离职,市场逐一退出。2015年12月中旬,博湃养车的业务全线停止。

庞大接盘

接盘博湃养车的是以汽车营销为主业的上市公司庞大集团旗下庞大上门保养。以实体店为主要经营手段的庞大,在“抄底”博湃养车后对部分博湃养车团队进行收编,以扩充旗下4S店售后技师规模,并为即将正式上线的庞大上门服务提供人员支持。

一位庞大集团内部人士透露,博湃养车团队的技师已经基本到位,目前正计划将人员分配到旗下各店。“博湃养车团队的加入,将成为即将正式上线的庞大上门服务中的重要补充。”该内部人士表示。

据了解,近几年,在各电商抢占汽车后市场的同时,庞大也在布局经销商借助互联网提供上门保养的平台。2015年9月,庞大集团方面公布将推出上门保养服务。而早在6月,一些庞大集团旗下4S店便已经打出上门保养服务的相关宣传。庞大集团董事长庞庆华曾表示:“经销商可以自主、可以创新、可以‘互联网’,通过对会员数据的分析,提供一些上门服务,结合手机客户端提供更多的增值服务等等,这些服务项目的提升和改进可能会带来一个全新的市场机遇。”

欧洲杯赔率,业内人士认为,一直以来,4S店偏高的保养、维修费用,成为消费者诟病的问题之一。同时,对于4S店经营者来说,售后方面的投入也是笔不小的数字。今后,如果经销商集团通过推出上门保养服务,并整合旗下资源建立综合上门保养公司等手段,将降低投资成本及运营成本,4S店保养、维修价格的下降,将使此前流失的消费者重新回归4S店。

应激转型

其他养车O2O品牌也放缓了前进的脚步。北京汽车后服务品牌e保养也已回归线下,在北京南北城各开了一家线下直营店面,对上门服务无法涵盖的业务作补充。e保养品牌公关总监郭鑫坦言,博湃养车的倒闭并不是一件坏事,它在资本寒冬下为汽车后服务O2O泼了一盆冷水,投资人对该行业的投资更为谨慎。

绝大多数企业选择停止补贴,各寻出路过冬,易快修、e保养等品牌不约而同选择线下求生。对于易快修来说,曾被诟病“没有互联网思维”的线下修理厂成了救命良方,在资本寒冬下,易快修能靠线下支撑保证生存。e保养的线下店在2015年底就已筹备好,却并未通过烧钱的方式推广。郭鑫透露,南城的线下店可达到收支平衡,会有少量盈利。北京商报记者观察到,在店内还摆有汽车内饰、挂件等商品,郭鑫介绍这些商品是代售的,每销售一件可以获得一定提成。此外,e保养的理财产品养车钱包也将提供更多服务,为接下来的融资加上更多筹码。

O2O残局

作为2015年最火热的关键词之一,O2O伴随着资本的冷热呈现出快生快死的景象,如今已仅剩残局。与几年前团购领域的“百团大战”不同,O2O根据领域不同有多条赛道,但资本寒冬至今的现状也证明部分赛道的终点是“死胡同”。汽车上门养护的市场收缩到区域范围,成为线下门店的补充;洗车O2O大批死亡,仅呱呱洗车依靠58到家平台支撑;私厨O2O被指违规,进退两难……大多数跑通的赛道,竞争者也只剩2-3家,形成寡头竞争的局面。

58同城和赶集网CEO姚劲波认为,无论A股还是美国的资本市场都不理想,投资者没有理由以更高的估值来推动创业者,创业企业融资将变得更加困难。过去O2O企业享受了泡沫,接下来需要冷静下来,回到业务本身中。

北商研究院分析认为,随着大批落后O2O的淘汰,汽车后服务市场差异化竞争已现,市场份额关系着进一步融资,竞争将会不断加剧。4S店始终是汽车后服务O2O企业的隐藏对手,除在价格上的优势外,O2O企业的服务与用户体验还需要进一步提升。

在经历了野蛮生长后,汽车后服务O2O已进入淘汰赛阶段。胡鹏认为,随着市场竞争加剧,O2O企业的排位日趋明显,下半年将有大批顺位靠后的O2O企业倒下。在市场份额达到预期标准前,不盈利的状态仍然成为常态。几位汽车后服务O2O负责人都认为其他O2O企业并不是竞争对手,但都不约而同地将矛头指向4S店。

业内分析人士认为,近几年来,汽车后服务O2O企业极为活跃,但4S店仍占有重要份额,仍是用户主要选择对象。汽车品牌集中度较高,多数车主更愿意选择自己汽车品牌的服务商,而非“大而全”的商家。

北京商报记者将4个规模较大的汽车后服务O2O对比之后发现,同样的服务竟现4倍价差。博湃养车、e保养、易快修和卡拉丁服务较为完备,从更换空调滤芯来看,博湃养车的费用为59元;e保养为106元,但要收150元上门费;易快修为193元,需捆绑216元的空调清洗;卡拉丁为119元,收取100元上门费用。综合来看,最高价差可达10倍。

北京商报记者观察到,e保养的空调滤芯为汉格斯特牌,博湃养车、卡拉丁则为自有品牌的滤芯,易快修提供“原厂品质空调滤芯”,均非汽车原装品牌。业内人士指出,在这一点上,拥有原装零件的4S店更具竞争力。

价格与服务出现差别的背后是快速扩张下的盈利压力。博湃养车CMO胡鹏认为,为了尽快抢占市场份额,会通过低价的方式打通市场。不断加大的投入让公司会面临资金压力。一批O2O的倒下敲响了警钟,希望存活下去的企业不得不寻找盈利模式,通过选择不同品牌渠道和自行研发控制成本,因此出现同类服务价格不同的局面。

受限上门高成本

易快修创始人张杰表示,汽车后服务O2O已有上百家,但服务完备、达到一定规模的并不多。多数O2O仍依靠洗车、内饰清洁等低技术含量的服务,同质化竞争严重,且都处于烧钱状态。一旦融资吃紧将面临巨大压力。易快修采取线上与门店相结合的方式,将上门成本高的服务留在修理厂,上门服务为高价的高端服务,借此控制成本。

低价、便捷是多数消费者对O2O服务的第一印象,多数汽车后服务O2O企业也宣称价格比4S店要优惠20%-50%。然而,消费者王女士预约易快修的服务,竟然发现更换空调滤芯比4S店还要贵。王女士表示,自己的沃尔沃S40在沃尔沃中汽南方4S店更换空调滤芯需要400元,易快修预约却需要409元。北京商报记者观察到,易快修更换空调滤芯实际价格为193元,但不可单独下单,需与保养一起订购,价格总计409元。王女士表示,自己不需要空调清洗服务,此类捆绑销售无疑抬高了价格。

费用贵过4S店

e保养负责人透露,汽车后服务与外卖不同,属于高技术含量的服务。汽修技师是汽车后服务O2O最重要的资源,需要投入资金对技师补贴。上门成本较高是收取上门服务费用的原因,但多数情况下可以通过优惠减少100元上门费。

被O2O催热的上门洗车、保养等业态,在短短一年时间诞生了数百家汽车后服务O2O企业。然而,汽车后服务O2O并非低价坐享上门服务。北京商报记者调查发现,服务标准不一和价格混乱为汽车后服务O2O埋下了一个又一个隐患。在烧完钱后,汽车后服务O2O有可能是最先被洗牌和整合的O2O行业。

洗牌在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
Copyright @ 2010-2019 欧洲杯赔率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