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亲母亲

政策栏目

我的父亲是1965年从东北某部队集体转业来疆工作的一名转业干部,在部队时就是一名卫生员,来兵团后仍然从事医务工作。因为父亲是“少白头”,他从一名连队的卫生员成长为团部医院的一名主治医生直至退休,大家都亲切地叫他“白毛”医生。父亲转业时,母亲放弃了在四川老家钢铁厂的工作,随父亲一起来到了新疆兵团农二师三十四团。1970年,我们全家又从三十四团整连队建制搬迁到了三十一团。

一天一天重复的生活,

接到母亲的电话,要我们一家三口去吃榆钱饭。看到窗外的榆钱一串串地挂在枝条上,在春风中摇曳着婀娜的身姿,榆钱饭的清香味儿似乎已钻进了我的嗅觉,让人回味。

父亲是一个少言寡语的人,不论病人是谁,他都会一视同仁,所以大家都愿意找他看病。在团场工作的40多年里,父亲用他那忠厚、质朴的情怀,诠释了一名普通兵团人在兵团的奋斗人生。

一天一天一个人过,

母亲房门口的那棵榆树,伴着父亲母亲有十七八个年头了。每年清明后,榆钱便慢慢长出来,引得不少孩子在榆树的阴凉下玩耍。父亲把这颗榆树的树冠修得中间枝条少透风,四周枝条伸展有序,每年入冬前都会在树根周围刨开一深沟,施些农家肥进去。大而圆的榆钱叶片让左邻右舍在这个季节,都会采些回去做榆钱蒸饭,我们每年自然也能品味到母亲做的榆钱饭。

在我儿时的记忆里,父亲总是非常忙,不论是白天还是夜晚,只要有病人他都会随叫随到,还经常下连队去出诊。那时的团部与连队之间没有通连公路,只有坑坑洼洼的牛车路,所谓的交通工具,也就是一辆破烂的自行车。

熟悉的,陌生的,

母亲听到我们进院子,赶紧将蒸好的榆钱饭从锅里端了出来,那香喷喷热腾腾的榆钱饭乐得儿子快快夹了一口放进嘴里,抿着嘴直说:“好吃、真好吃!”那种久违的感觉勾起了我依偎在母亲身边的种种回忆。

记得有一次,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父亲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距离团部5公里的3连,有一个妇女要生孩子。父亲二话不说,推上自行车就消失在了黑夜里,等父亲转回家时,天已放亮。看到一瘸一拐、混身沾满泥水和汗水的父亲时,母亲心疼地嗔怪父亲说:这么多医生,为啥每次都是你去出诊?父亲却平静地说,没关系,人家来找我,说明他们信任我,昨天晚上幸好我去得及时,人家母子都平安。

都会擦肩而过;

记得我上卫校的三年间,每年清明后总能如愿吃上母亲亲手做的榆钱饭,临走时母亲还让我捎带些给同学吃,同学们总羡慕地说:“你妈妈手艺真不错,就连这榆钱都能做出几种花样来。”当时,我好自豪,也能体味到母亲的辛苦。听母亲说,榆钱采摘回来,先将叶片从根枝上取下,在水里反复淘,将其灰尘和虫卵洗净,控干水,拌上炒面,放入锅里蒸30-40分钟后取出,然后和捣好的蒜泥及香油拌在一起,吃起来会比较爽口。

还有一次,我们在家中闲聊,母亲调侃着告诉我们说:你父亲命大!不明事理的我们好奇的追问,母亲长叹一口气——有一次父亲去出诊,在过塔里木河的时候,因为河水太急,当小卡盆(当时的一种过河工具)行至河中间时,湍急的河水一下子把卡盆打翻了,情急之下,不会游泳的父亲一把抓住了侧翻的卡盆边缘,在水里不停地翻腾后,被划卡盆的人给救了起来。听到这个故事,我们感到一阵阵后怕,父亲却笑笑说,没关系,我命大,话又说回来,还真的要感谢救我的那个人,要不我就真的没命了。

一天一天寻寻觅觅着,

我也学着母亲的做法去尝试过,可色泽和味道都不如母亲做的好吃,母亲身上的财富让我终身受用,无论是做饭的手艺、为人的品格和不骄不躁的性格都让领居们很是欣赏,更让我佩服。

母亲没有文化,一直从事着农业第一线的工作,可母亲却从来没有因为家里事而耽误父亲的工作。我们小的时候,塔里木河水很大,每年夏天团场都要抽人到尉犁县东河滩去堵坝。那一年,母亲刚生了弟弟,因为没有奶水,父亲每天都要去奶牛场打牛奶,而就在这时候,父亲又接到去东河滩堵坝的任务。为了不影响工作,父母商量后,只好让上小学二年级的妹妹休学在家,为弟弟打牛奶。记得有一次,团部附近的奶牛场打不上牛奶了,为了不让弟弟挨饿,母亲让从未离开过家的妹妹,搭班车到远离团部十几公里远的二连去托人打牛奶。天快黑时,妹妹提着五公斤重的牛奶回到家中,母亲拉着妹妹的手伤心痛哭,却没有托人捎信让父亲回来照顾。

一天一天等待着,

如今,家家的日子如同芝麻开花节节高。但这不起眼的榆钱饭上了餐桌,谁都想夹一筷子尝个鲜,也成了众人口中的“香饽饽”。

如今,父母亲已经光荣退休,我们都已经成家立业。我始终铭记父母的教诲:做人一定要诚实厚道,做事一定要踏实,一定要学会自立,不要给领导找麻烦。这些朴实无华的为人之理做人之道,让我们做儿女的受用终身,也激励着我们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尽职尽责。不为别的,只因为,我们是兵团人的后代。

欧洲杯足球赔率,属于我,属于我

和父亲母亲一边吃着蒸榆钱,一边聊着工作上的事,放下了工作中的诸多无奈和压力,轻松自在,那种天伦之乐的感觉真好!母亲一边鼓着我们多吃点,一边静静地听我们和父亲的谈话,脸上一直露着幸福的笑。

很简单的快乐,

该不该那么执着?

习惯了这样的寂寞,

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我期待一个人能听我诉说,

我期待一个人能和我分享快乐;

一张张陌生的面孔,

有谁能够为我停留,

我想感受另一个人的温度;

看一看失眠的天空,

星星的话我听不懂,

只有我的影子一直陪我;

习惯了这样的寂寞,

习惯了这样的生活,

我期待一个人能够想起我

我期待一个人能给我一个笑容,

让孤单的心不会再寂寞;

有谁愿意等待我,

我期待一个人能够关心我我,

我期待一个人用心来爱我;

看一看黑暗的夜空,

我的话它听不懂,

只有冷风一直陪我左右

习惯了这样的寂寞,

习惯了这样的生活,

看看冷清的宿舍,

镜中的自己陪我,

哭是一个人的,

笑也是一个人的

没人知道我的脆弱

因为在他们面前我只会笑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