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养山,山才养人(天保工程一线(下))

林业成果

中国林业网7月24日讯近年来,江西省万载县坚持把天然林保护工程作为生态立市和生态文明建设的基础性工程来抓,加强组织领导,完善工作机制,加大资金投入,提升管理绩效;实现了森林面积、森林覆盖率和森林蓄积量持续增长。
该县立足源头,对列入规划保护的22.17万亩天然林,取消采伐指标,给予15元/年亩的资金补偿;对乡镇(街道)以购买服务方式开展护林防火工作支出的经费进行一定资金扶持。同时加强林政执法,加大山上、路上巡查力度,对非法采伐、运输、加工天然阔叶树等违法行为,发现一起,查处一起。利用各种媒介宣传保护天然林的重要意义,使天然林保护成为广大群众的自觉行为,形成保护天然林的社会共识。(钟歧军)

中国林业网7月12日讯为顺利推进天保工程管理业务应用系统建设,实现天保工程信息化管理,根据《国家林业局办公室关于做好天然林资源保护人员信息管理系统数据更新工作的通知》和《四川省林业厅关于印发〈2017年干部教育培训班计划〉的通知》要求,近日,四川省林业厅在成都举办了全省天保工程信息化建设培训会,培训期数二期,培训学员60余人。培训班邀请了国家林业局调查规划设计院和四川省林业调查规划院专家授课。
此次培训对象为各市(州)林业局选派的技术人员或业务骨干,要求参训人员具备GIS基础知识,熟悉ArcGIS操作。培训内容包括天保工程管理业务应用系统使用操作;信息系统数据采集操作技术;信息系统指标解释与上报操作。(徐育建)

贵州多山。天保工程实施19年来,曾经的荒山秃岭,如今已是层峦叠翠,绿水青山正变成金山银山。去年贵州省森林蓄积4.25亿立方米,森林覆盖率达到52%,枇杷、刺梨、旅游等非林非木产业从小到大,蓬勃发展。
护山养山,摇钱树长出富民产业
在贵定县云雾镇营上村村口,满山翠绿的半山腰,一个穿着蓝色服饰的苗族老人,正背着竹篓,弯着腰采茶。这以前都是荒山,现在都是茶树。我已经采摘了五六年茶叶了。老人告诉记者,现在光靠采摘茶叶,一天就能挣100多元。
这满山茶叶,既能带来经济利益,又能保护生态环境。贵定县茶叶办杨芹介绍,茶园从种植管护到采摘加工,各环节都能带动农户增收。拿采茶来说,熟练采茶工一天能采80斤,每斤4元,一天就有300多元收入。另外,茶树是深根性树种,能较好地固定土壤,种植密集成片,还能拦截地表径流,保持水土。
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副州长黎燕萍说:在我们这,打开家门就是山。想在喀斯特地貌上造林,把石山变青山,必须付出比别人更多的努力。植被破坏、石漠化严重,曾一度让黔南州不少地方变成了荒山,老百姓生活困苦。
大山没有绿色,会失去更多。数据显示,上世纪50年代中期,长江两岸80%的森林砍伐殆尽,长江流域180万平方公里土地,20%发生水土流失。1998年长江特大洪水发生后,党中央、国务院决定对天然林资源实行更严格保护,天然林保护工程应运而生。
贵州省天保中心主任黄以黔介绍,天保工程在贵州实施面积占全省3/4,一期全面叫停天然林商品性采伐,关闭以天然林为原料的木材加工厂;二期聘请护林员管护6910万亩森林,完成公益林建设140万亩,进一步提高森林覆盖率。
天然林保护不能光靠输血,也要造血养山兴山。贵州各地结合实际,调整林区产业结构,以市场需求为导向,重点发展林下经济、木本油料等富民产业,一片片经果林在山上发展起来,不少老百姓也找到了增收致富的门路。
最近,荔波县八烂村,村里都是枇杷香。村里专门搞了场枇杷节。来自重庆、广东等地的6家企业现场与农户签协议,订购15万斤,总金额100多万元。枇杷园内,游客边欣赏果园美景,边品尝枇杷美味。
欧洲杯赔率,以前的荒山坡变成了花果山,村里果林成片,足足有5000多亩。枇杷大王肖连坤就是靠种枇杷盖起了别墅、买了轿车,他还发起成立了枇杷专业合作社,统一技术、统一肥料、统一注册商标。
靠山吃山,小刺梨产生大效益
去黔南州龙里县谷脚镇茶香村,沿途都是大山,山脚到山顶开的都是红色小花。这些是刺梨花,茶香村还有个‘刺梨哥’呢!龙里县林业局副局长高贵龙介绍,刺梨是多年落叶丛生小灌木,因果形似梨,表面密生小肉刺而得名。因为潜心发展刺梨产业,村民燕启富在村里落下了个刺梨哥外号。
说起这茶香村,以前日子可没有名字这样美好。有民谣唱道:山高水浅石旮旯,红苕洋芋包谷粑,要想吃顿白米饭,除非坐月生娃娃。天保工程实施前,村民靠种玉米当口粮,住的是石板房、土墙房,走的是泥巴路,收入只能靠砍树,人均纯收入仅400多元。
以前山都是光秃秃的,每逢大雨经常滑坡,毁坏庄稼,住在山脚的人家总是提心吊胆。高贵龙介绍,在大山深处,森林是涵养水源的主力,天然林的蓄水能力是人工林的3倍左右,实施天保工程有效减轻了山体滑坡、泥石流等灾害。
森林保护起来了,山区的老百姓靠啥过活呢?别看咱这山高林深,里面可藏着宝呢。刺梨哥燕启富说,龙里县野生刺梨漫山遍野。刺梨营养价值高,维生素C含量高,还能抗衰老、抗过敏。当地有句俗话‘刺梨上市,太医无事’。
种刺梨对生态也大有好处。种刺梨的地方很少见滑坡、泥石流。高贵龙说。每一束枝地下的根是密密麻麻的,根与根勾连着,织成一张巨大的网,这张网网住了地下的水。一位作家曾这样描写刺梨的根。
天保工程实施后,贵州省农学院专家来到这里,开展刺梨品种选育试验,茶香村也成为贵州省刺梨良种苗木基地。经过改良推广优良品种,全村种植刺梨近万亩,目前进入盛果期的达8000亩。仅刺梨一项,林农去年人均纯收入1.2万元。
以前把刺梨当野果,卖不上价钱。燕启富说,要想靠山吃山,得动一番脑筋。燕启富原来在外地做水果批发生意,瞅准了果脯加工商机,返乡种起了刺梨。从卖鲜果到卖果脯,效益涨了十几倍。2010年底,他组织成立了刺梨专业合作社,刺梨苗免费发给乡亲,还教他们种植技术。
去年分红时,社员平均都拿到10多万元,多的能拿到60多万元。燕启富说,他家刺梨种植面积从最初的12.9亩扩大到了63亩,还带动了周边14个农户种植。龙里县也将刺梨当特色产业,种植面积21万亩,占全县经济林面积的73%。黔南州刺梨鲜果产量10余万吨,综合产值达15亿元。
生态扶贫,绿色银行鼓起贫困户钱袋子
我国60%的贫困人口分布在山区,林地、林木等森林资源是山区老百姓的重要生产资料。国家林业局局长张建龙表示,人养山,山才养人。在贫困地区利用森林资源发展绿色富民产业,可以吸纳贫困人口就业增收,增加林产品有效供给,改善生态状况,促进生态保护与脱贫增收协调发展。
黎平县位于贵州省东部黔、湘、桂三省交界处,坐落在清水江和柳江两江分水岭上,生态区位重要。天保工程实施前,木材收入占全县财政收入的65%以上。为了转型发展,黎平结合天保工程,重点发展油茶、茶叶、林下经济等产业,形成了新的经济增长点,同时生态效益和经济效益兼顾。
荔波县驾欧乡联山湾村,原来是个紧靠着大、小七孔旅游线路的普通布依族山寨。村民蒙利磊靠着一头老黄牛和一把犁,一年辛苦到头,生产的粮食只够吃半年。这些年,他经营农家乐,旺季一天能接待10多桌游客,最多的一天收入6万元。来大、小七孔旅游的人,都说我们村也是一道风景,必须来看看。蒙利磊说,不少村寨依托绿色山林,变成了小景区。
黎燕萍说,黔南州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大多居住在深山区、石山区,贫困面广、程度深。这些地区山高坡陡、土壤瘠薄、生态环境脆弱、基础设施落后,林业贡献率不高,生态扶贫任务艰巨。跟黔南州一样,当下,贵州还有不少老百姓,坐拥绿色银行而饱受贫穷,守着金山饿肚子。
近年来,贵州向贫困片区和贫困户双倾斜,实现生态扶贫:一方面增加片区实施的退耕还林、天然林保护、石漠化治理等林业重大工程,支持贫困县开展统筹整合涉农资金试点;一方面提高贫困户参与度,将营造林、森林抚育、森林管护等建设任务直接安排给贫困户,提高贫困户的劳务收入。据统计,天保二期工程期间,国家平均每年为贵州提供的森林管护岗位达14780个,直接增加了参与者的家庭经济收入。2016年,黔东南州已选聘6628个建档立卡贫困人口作为生态护林员,黔南州也通过设立生态护林员,帮助2.8万余人精准脱贫。(记者
常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